(一)到达巴黎

睡梦中,突然听到一阵喧哗,醒了过来,往窗外一看,汽车正停在一个很小的停车场中,周围没有任何的标示表明此为何处。一看表,才6点,而车到达巴 黎的时间应该是6:45。所以,我不想理会那些每到一个站都冲下车去吸烟的学生,只当是临时停靠,扶正了吹气枕头打算继续睡觉。可却又总觉有些不对劲,因 为我从车窗看到那些学生全都开了汽车的行李箱拿了 行李走到车站里面去了。忙拉住一个人最后下车的女孩问,才发现,原来,已经到了巴黎。

七手八脚的收拾东西,发现腿上粘粘的,原来是摆在小包里要在车上喝的牛奶倒泄了,弄得我一身都是还不说,包里的文件什么的全都弄得面目全非,连我 的Inter rail Pass 和回程车票也是,唯一能庆幸的是护照用套子装住了,得以全身而退。拖着所有的行李进到了站里面,又急忙把相机拿出来检 查有没有问题,似乎暂时还能开机......不管那么多了,前后两个包把湿了的地方一挡,急急忙忙的跟着最后一个人出站。

这时竟然听到国语!小声地问道:“你是中国人吗?” 我迟疑的转过头,以为是什么人需要帮助,因为看那发声的女人声音和眼神都很像。只见她怯怯 的,舌头有些不灵活的用紧张的声音开始“背书”:“我们有接车、旅店、 导游......” 唉!一听就是生手,大概是第一次出来招揽顾客,可是不是我要 打击她,实在是已经订好了房啊,只好说声抱歉,跟着那些一起到站的乘客从旁边的电梯下去地铁通道。 

电梯一下来就是地铁站了。这么大清早的所有的ticket窗口都还没开,那帮学生全都走光了,剩下其他车上有几个的人在一部自动售票机前排队。我 也过去,却那机器发现要用硬币,我只有在英国兑换的少数欧元钞票,不过还好可以用visa卡。屏幕上全都是法文,只是机器旁边有贴着简单的英文的操作步 骤。售卖机卖单程票,orange票和十张的carnet。我选好自己要的carnet,9.6欧元(单张1.3欧),插入visa card,屏幕上显 示出一行法文,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问排在后面的人,竟然发现也是个中国人,他也不明白说什么。我就猜它是接受了吧(其实总对中行 visa卡的可用度有点 怀疑),就把卡拿了出来,屏幕上马上显示另一行法文,我正怀疑自己是不是拔卡拔快了,就听见机器用不小的声音突然‘唰唰’的响起来。无意中我有数到十下声 音,于是眼睛望下面的出票口瞄去,呵呵,十张拇指大小的卡片就躺在那里了。原来还真是十张票啊,我原来还以为是一张票可以用十次呢,十张小小的卡片抓在手 中很没现实感的,OK,先进站。

来之前有发 email 问好了旅馆要怎么走,这个地方也就只有3路车,而且是一头的总站,所以也不用去找坐哪一条去什么方向之类的。把票插进检 票的机器... 插不进,反过来...还是不行...看旁边的入口有人进去了,才发现...自己塞的是...出票口...... 嗯...还没睡 醒......打起十二分精神,撑大了朦胧的睡眼,才看到那条颇为隐蔽,没有任何标志,纯粹就一条2厘米长的细缝,这次才‘嘟’的一声放行了,票后面印上 了一行字,拽在手中弄得我一 手的墨。地铁站里两边都有条地铁道,左边正停着一部很旧的不太像Metro的列车,正在关门要开了。我一急,也没去看车头写 着的斗大的站名,冲过去满怀不安的上了车(这时完全忘了这里一共才这班车,又怎么会坐错呢......)

这车真的很老旧,开的速度也不快,竟然可以看清楚地道里面的墙壁和灯。不过好的是车里贴了很多的地铁线路图,简单清晰,在哪个站可以转乘什么线都 标得很清楚。坐到Republic站下了车(这是个大站),就看到墙壁上贴了很明显的标志教你要怎么走。我下一个是要转乘8路去 Rollin 站,direction方向是crete(这个direction是很重要的指标,在站里面都要靠这个来认路),就按照箭头往右边楼梯上 去,一上来,根本不需要东张西望,一眼就看到前面的丁字路口墙壁上清楚的指示左右各通向什么方向什么线,所以,非常容易的就找到了地方,老神在在的上了 车。

在Rollin 下了车,找到旅馆那条路的出口,出了站往前行。旅馆是在这路的126号,我注意着店面,一直走到了127、128,往回 找... 125、124,一整排大门紧锁的小店面!!清晨六点半,街上都没什么人,连卖早点的店都没开,就只见一个艳装打扮穿着高跟鞋的老太太‘噔噔’ 的迈着快步走了过来。我上前问路,把地名指给她看。老太不懂英文,回了我一个简单的法文音节,见我仍一片迷茫(会法文我就不会用英文问路了啊!!),于是 给我加大难度,说了个法文长句,还带手势的两手利落的往下一切,比出好像是一栋高楼的样子,我瞳孔开始放大......老太也急了,一把拉住我的手,转 身,走到能清楚看到一条路横在前方时才停下,双手有力的比出向左的方向。我终于恍然大悟,感激不已,连声用刚学的法语说着Merci merci (谢 谢)。这样,拐进那条街,没走两步,就看到了旅店的招牌,不过由于门面太烂,只是插了几面饱受风吹雨打的破国旗,整个门面只有两人宽,弄得我还特意拿出旅 馆的法文名字出来核对一番,以确定没有走错名字相似的旅店。

拉开门,一个卷头发扎了根马尾的法国男坐在小小的柜台后面,看见人进来,无精打采的望了一眼,也不开声。这就是他介绍上写的friendly?? 我用英语问了两句,见他似乎并不太会说(不想说?)英语的样子,就把自己的booking form给他看,他看完后,点头说声yes,然后说一定要等到 下午3点才能check in。没有办法,只好先存包,晚些再回来了。他冷冰冰的随便指了指说下楼左拐,就低下头干他自己的事去了。Reception旁 边是个十多平方米的小餐厅,已经坐了4、5位各色人种在吃早餐,没多大心情研究早餐吃些什么,刚好看见有人拎着大包打开一扇极窄的小门下楼,忙跟着走下 去。下面是个凉嗖嗖的石窖,左右有两间摆了几排架子的小房间,没有任何的锁或是柜子或是看守人,任人进出存取。我没其他办法,只好把手提电脑等值钱的东西 都拿出来背着走啦。看四下无人,马上还拿出衣裤换上,因为外面的洗手间大概只有1.5平方米,挤进去刚好够坐一个人而已。

接着就要解决早餐的问题了,刚才在外面都没看见有店开门,只能在这里解决了。今天我还不能享用包括在房费中的免费早餐,所以要另交2.5欧元,真的很贵,而且很不值。主食是典型的长条形的硬法包,仅此而已。

(二)凡尔赛宫

因为今天是星期二,巴黎很多博物馆都不开馆,所以决定去只在周一休馆的凡尔赛宫。去那里可以坐 RER (巴黎市内的火车),然后下车走上600 米。只是我这旅馆附近没有 RER 站,而且凡宫在郊外,carnet的票在那条 RER 线不管用,所以,从这里只有坐地铁8路转9路到 direction serve的终点站。坐地铁就坐了半个小时,不知道到底是地铁太慢还是路太远,在车上都打了两次瞌睡。出站后就看到前方一块小空地停 着几部公共大巴。坐大巴也可以用carnet的票,上车时在上面的机器validate 一下(就是打票)。这汽车也要坐半个小时,好处据说是可以直接开 到凡宫的大门口。半睡半醒的,发现坐到后面车上就只剩我一个人了,所以司机最后停下车时很 ‘识do’地对我这唯一的乘客说‘凡尔赛到了’。我左右看看, 不见有类似的建筑。再跟司机确认一次,只见他把手指向正前方,才发现马路对面的一个广场后,有一栋说不上十分有气势,可细看却还算是庞大和华丽的宫殿。只 是跟我心目中从旅游书上建立起来的那个‘光辉形象’还有些距离罢了。过了马路来到凡尔赛宫门前开始东张西望――找中国人的旅游团,这是找免费导游的最好方 法哪。呵呵呵呵......

也很幸运,有一个粤语团,还有一个国语的‘干部’团(一式的脸圆圆,个子矮,挺个啤酒肚,穿一个式样的黑色皮鞋,有的腋下夹个包,非常典型的干部 形象哪!)趁他们还在集队,我先跑去买票去了。在建筑右翼找到门进去,没见到卖票的窗口倒先看到个安检,就像要上飞机一样,包要放到检查的运输带上进门。 过了这个检查进去,才看到售票口。花30欧元买了3天的博物馆pass。这博物馆pass几乎所有的巴黎博物馆都能进,而且不用排队,直接走到队伍前面 show给检票的看,就开个小门放你进去了。不过这功能我都没怎么用过,因为排队进场并不需要很多时间,倒是省了很多排队买票的时间。

进到第一个厅,边四下打量边等着,没多久,旅游团的人就跟上来了。因为没有免费的介绍小册子,所以如果自己走的话,大概就当这是个漂亮的装修豪华 的房子走过去了。一听讲解才知道:哦,这是贵族等待见皇帝的地方,那张画上画的是谁谁谁或他老婆,或是:这桌子是路易十五用过的(虽然知道这个似乎对我没 什么太大用途,不过也好过当普通家具瞄一眼就走过去了),听到这些讲解后都会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这不起眼的东西还曾有过这光辉的‘历史’。

起初我跟的是国语团,这导游讲得很详细,相关历史都作了解释。凡尔赛宫的历史大多都和法国大革命和路易14-16三位皇帝扯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只 是我对这段历史并没有研究,也不太感兴趣。整个听下来只是领悟到那路易十四是个超级自恋狂,几乎每个大大小小的厅中都有他帅帅的雕像或油画,一头棕色的卷 长发,深刻的五官,高贵的神态,实为英俊非凡的大帅哥一个。直到看到那副每个皇帝必有的写真油画......绝倒!简直就叫我喷饭,这真人和前面的雕像油 画简直就是云泥之别:这XX十四分明就是个肥肥矮矮的超级大胖子,还穿白色长丝袜和鲜红色的(女式?)高跟鞋。唯一相同的地方,勉强就是那头披肩的长卷发 了。

由于国语导游实在是太尽责了,解释太详细,走得很慢,所以当粤语团赶上来时,我便‘跳槽’了。粤语团的导游是个中年女人,可才跟了她不到5分钟, 她便若有所指的对空气(对我)说:“对晤住啊,我只可以带十 个人,所以....” Qie!小气得!!听听而已,你又不会少赚钱!!转身听英语的去了, 不过那法式英文只能听个五成懂。倒是发现这三语导游风格迥异。中文的对解说很详细,引经据典,尊重历史;粤语的,特别喜欢拿皇帝讲笑,比如讲皇帝怎么减 肥,牙齿掉光了,还有他的便秘史;而英语的则可以将每一样事物都和爱情联系起来,让凡宫处处都充满romantic的浪漫气氛。最后,我还是特意慢了下来 等干部团上来。

凡尔赛宫的展厅一路走下来,会导致颈部肌肉酸痛,因为脖子一直都保持向上90度的方位。凡宫别的没有,家具都法国大革命的时候 ‘革’掉了,剩下 来的就是画在天花板上的油画,雕刻,吊饰和高高挂在墙上的大幅油画了。所以,几乎每个房间都是仰着头进,抬着头出。油画一般都是带神话色彩的多,比如说女 神来向法国的皇帝诚服,或是这皇帝征服了全世界四大洲(那个时候只认为有四个洲),只有少数是皇族的肖像,可以让你一睹皇帝陛下的真实 ‘风采’(皇帝大 多长得都不怎么样)。

在宫中逛了半天,总能从一边的窗户中看到外面一个井然有序、绿意盎然的后花园,规模十分大,不停在引诱着我赶快下去,所以后来也看不专心了,一溜 烟的就跑到花园散步去了。这花园还要另买票,以前看到的介绍资料上只说周日开喷泉时要买票的。所以我有些踌躇,但因为来之前有很多人都推荐过这个花园,所 以最后我还是买了票进去了(3欧元)。花园占地有好几公顷,各种花草树木都经过精心的排列和修剪,不少精美的雕像和喷泉点缀其中,无论是从远处眺望还是近 处细赏,都能让人称赞一番。可惜的是,现在并不是繁花盛开的季节,所以花园中多的是绿树成荫,却几乎没有什么花儿。

在凡尔赛逗留了四个小时便出来了。有一些失望,因为这传说中的宝库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令人震惊和由心的赞叹,今天开放的地方也不多。大概是以前看 的书上公式化的形容词用得太夸张了。出来在一路逛到车站打算坐 RER 回去巴黎市中心。车站离凡宫有600米,由于凡宫在市郊,地图上没有,外面也没有 标识,所以我只能凭感觉往不停有游客走过来的方向去。 过了马路走到前面一个十字路口右拐,走了一会儿一问人,才知道原来马路左边一栋我以为是戏院的建筑 里面就是RER站, 建筑外实在没注意到有什么标志。也没想太多,我拿出一张carnet票往检票口塞,机器‘嘟’的抗议了一声退了回来,旁 边还有很多 人是同样的情况¡>员咄ぷ永锏墓ぷ魅嗽碧嵝巡畔肫鸱捕隽似胀ǔ灯钡Ä1、2区,所以要另外买车票。 前几次 坐地铁都没遇到这问题,很多出站口还不用出站检票,还以为这分区制度取消了呢。去售票窗口一看,统一票价2.35 欧元,就算只坐一个站也这价钱,实在很 坑人。这票是黄色的,其他和蓝色的carnet票一样,用这票顺利的进站了。火车是有时刻表贴在车站里的,班次不象地铁那么频繁,不过速度不比地铁慢,因 为停的站比地铁要少上一半。

(三)西岱岛Cite地区(巴黎圣母院),庞比度 

我研究了一会儿从地铁售票窗口拿到的交通地图后,决定在cite站下,那里有着因雨果同名小说而著名的巴黎圣母院。一出站,便发现自己已经在塞纳 河边了,河边走道旁有很多依在河岸栏杆上的小书摊和画摊,河中岛上,有几座古老的哥特式建筑,别具一格的高耸尖顶特别引人注目。我一时看不出哪个才是圣母 院,现在唯一强烈的感觉就是:饿!所以,找个地方填饱肚子才是上上之计。一路走过很多露天茶座和咖啡厅,外面都竖着小黑板标着菜单和价钱,最便宜的都要7 欧元。直走到一个小广场角落的小面包摊上,才看到比较便宜的东西。顾不得其他,直接选了个最大最便宜的中间夹了青菜和肉的面包,要2.5欧元。一咬,‘咔 啦咔啦’的比早上旅馆里的法包还要硬。唉!法国的面包!!!他们是喜欢磨牙还是怎么的?万幸的是这面包中间夹着的吞拿鱼味道尚算不错。

啃着面包过了马路来到小广场上,这里有座不知名的建筑,古旧得泛出黑色,前面有着青铜雕像和一个典雅的喷水池,池边和马路旁的栅栏上都坐了很多 人,有的在等人,有得则在倾听喷泉前方那两个穿着绿色苏格兰裙的的法国帅哥吹奏着苏格兰风笛。于是我也在栅栏上坐下,爽意的‘享用’在法国的第一顿午餐。 一群观光路过的小学生也纷纷围在两位街头演奏者前席地而坐,仰着一张张可爱的小脸认真听着,权当途中休息。不几时,他们要集合到下一个地方去了,纷纷站起 来从自己的小包中、口袋中掏出零钱,过去投到琴箱中。等两个帅哥奏完一曲,刚好来得及向最后几个正在走下地铁地道的小朋友挥挥手,大声喊着 bye bye。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幕突然提醒了正被太阳晒得懒洋洋不想思考的我――这,是巴黎。

我啃了半天没能啃完那个好像叫bugnet的面包,只有把剩下的喂了巴黎的鸽子。然后认准了河对岸巴黎圣母院的屋顶,跨桥而去。过去看过很多人的 评论都说巴黎圣母院并不十分值得一看,只是为了雨果的名气来看看而已。我却不以为然,至少让我在凡尔赛和圣母院选择其一的话,我会选择后者。光是那七彩夺 目的玻璃彩绘就叫我看得眼花缭乱,想把它们都拍下来带回去慢慢欣赏。更莫说那绝妙的建筑风格,和精致的天花板雕刻,还有整个圣母院里弥漫的那种神圣安祥的 气息。叫我这个向来对教会嗤之以鼻的人也不由自主的想在那一排排古旧的木椅上坐下来,诚心祈祷一番,感受这一刻的平静。

刚从圣母院出来,凭空来了几个响雷,结果钟塔就以怕雷击为名不开放了。我只有悻悻的离开,在西岱岛上散着步。Cite岛上还有很多宏伟的欧式建 筑,有许多甚至是叫不出名堂的,却也把我真正要找的隐藏在了其中。 我几乎兜了一个圈子才终于找到那个chapel(后来听人说我还找错了!),不过这个 礼拜堂倒真没什么好看了――如果你对法国大革命的历史不了解的 话,就只是有几间放上蜡像的房子,据说大革命的时候在这里抓了很多人,后来还当监狱用的, 还有个空空的厨房,别无其他。

走完整个西岱岛,已经是下午5点,不过,离天黑的时候还早得很呢。再看看地图,似乎庞比度艺术中心就在附近,就循着路跨过塞纳河朝岛另一边走了过 去。庞比度今天并不开馆,我去完全是为了看看它那倍受争议的被人形容为‘工厂’式的建筑。其实以前看过很多它的照片,我都觉得挺现代化,不似人家说的像个 工厂。直到今天我走到它的背面,看到那些跟他常出现在照片上的正面完全不同的,几条蓝色的不加任何修饰的大铁管,才totally同意――果然,像个工 厂。这些铁管似乎没有什么秩序的排列着,除了那‘蓝’色调算得上‘可爱’之外,实在是没有什么美感,就像那漆黑的不知为何被称为巴黎浪漫象征的艾菲尔铁 塔。实在是佩服巴黎人对艺术的包容力,不过也正是这样,才鼓励着各种艺术流派在这里发展和创新。庞比度的前面是购物区,有很多卖画、工艺品和 T shirt的小店,价钱比其他地方要便宜。比如我找到一家店1.25欧元可以买12张普通的明信片,比外面标价的1欧元一张要划得来多了。

从庞比度,我打算走路回旅馆,这一路其实有不少景点,比如Hotel Ville, Bastille(巴士底)广场,可以保证我不会走错路。当 然,由于这一带的路挺错综复杂的,我还是问了不少的路。巴黎人倒都还挺热情,不管会不会英语,只要把地图上的目的地指给他们看,他们都会连比带划的告诉你 该怎么走。这一路不论大街小巷,两边都是大大小小的店铺,可是价格惊人,明明看上去像那些路边摊小店,卖着不是名牌杂乱堆放在一起的衣物,可是还要四、五 十欧元,有自己的牌子的就更不用说了,一件T Shirt都要100欧元,令人咋舌。

这段路对已经走了一天昨晚又没睡好的我来说,似乎有些漫长,在我好几次打算放弃步行的时候,7点多些,我终于回到了hostel。这时已经换了人 坐在 reception,态度果然要friendly得多。我必须一次性把4天的房费都交了。原来我为了签证订了10天,现在跟他说只住四天,倒也没另 外收我的罚金。开了张收据叫我好好保存,说是每次进来领钥匙(出门要把钥匙交到柜台)和早上吃早餐的依据。下到地下室拿了大包后,便向我的房间-401爬 去,按欧洲的习惯,401在5楼,没有电梯,只有很窄的刚好够两个普通身材人并行的楼梯。房间里已经有了一个热情的巴西女孩卡米拉。一聊之下才发现她竟然 是和我一样一个时间从伦敦坐 Euroline 过来的,只是不在同一部车上而已。4人房中有两个上下铺,床垫质量很差,晚上睡觉一有人翻身就吱吱咯咯哗 啦哗啦的吵得整房的人都没法睡。房里有个小洗手间 & 浴室,冲凉的时候必须不停的去按才出水,后来碰到一个台湾女孩说用背抵着那按钮去冲,不过 这方法也不太管用。天黑后,发现整个房间只有门边有一盏昏暗的小灯,根本不能读写,据说法国大多数地方都这样。也顾不了抱怨,实在是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