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和一班舍友把所有剩下的食物狂扫一顿,然后聊天看DVD直到十一点多。等回来一切拉拉杂杂的都搞定后,竟然已经两点了,今早上八点不到就爬起来,简直 是痛苦啊。因为今天是假期,所以从Telford去London只有一班National Express的大巴,早上9:10分开出,怕自己赶不上,还 特意叫了ABC的Taxi 8:40到宿舍来接。当我准时拖着两袋行李和两袋垃圾(学校宿舍退房要打扫干净)到楼下时,Taxi连个影子都不见。等了5分 钟打电话去问,竟说还要等5-8分钟。。。8分钟后,再打电话,回复说再等2分钟。这样我前后一共打了四通电话,几乎绝望了,正一边诅咒着ABC公司一边 想着要怎样去火车站搭火车去伦敦的时候,9:05分,终于有一部白色的小的士来了。我抓着行李冲上车朝他猛喊Quick要赶车。于是一阵狂飙,好在早上路 上几乎没什么车,8分钟的车程竟然只用了3分钟就赶到了。刚好看到我要坐的420正在上最后的几个乘客。直到自己检了票放了行李坐在车上时,心还在一个劲 儿的狂跳,不断地叫老天保佑。

又应了‘贵人出门多风雨’这句话,早上就一直淅沥淅沥的下着小雨,看着天上厚厚的云层,诚心地祈祷着,希望接下来的这两个月到处都是好天气。

一开始还在奇怪为什么车上竟然会坐满了人,后来才突然想起今天是女王的50周年几年,在London似乎有很多活动。本来还在想在London等 车的8个小时要怎么过,在地图上发现白金汉宫就在Victoria车站附近,刚好可以去看看。宽敞的大巴坐起来十分的舒适,不一会儿我就开始继续睡我的大 头觉了。等醒过来,赫然已经到了London市内。途中经过了King’s College的学生宿舍,2层的小洋楼,还有漂亮的阳台,让我羡慕个半死。 车经过海德公园时,发现里面热闹非凡,中间的一个大场子周围挤满了人,中间似乎正在进行马术表演,枣色的高头大马,华丽的制服,好想现在就下车过去看。过 了一会儿车来到白金汉宫附近时,见到一扇铁门旁也围了很多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叫我不由好奇心顿起。13:10分车终于到站,我一下车就急着去找 British Transport Police Office,因为Rail Europe的工作人员叫我去那里取我的 Inter rail Pass(他们开错票两次,一直拖到今天不得已只有到那里去拿票)。汽车站内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说这个BTPO在Victoria火 车站,不在汽车站。好在两个车站几乎是在一起的,不到十分钟就找到门进去。不过Victoria火车站实在很大,我背着大包(还来不及存包)从后门一直走 啊走啊,一边‘赞叹’着这车站如此之大,又走了十分钟才绕场半周的找到了在1号站台旁边过道中的小小的Office,顺利的拿到了自己的火车Pass,很 仔细的查看上面的各个项目看有没有第三次写错,这次票上的字写得特别的工整,也没有任何差错,我才算松了好大一口气。

回到汽车站存了包,在车站内逛了逛看环境,就朝白金汉宫走去。伦敦以前只来过一次,一天时间都不到,所以都花在博物馆和美术馆中了,所以说到白金 汉宫,还是第一次到。走到刚才经过的那个围了很多人的铁门旁,也不知道在等什么,就往右边的巷子里走,那里排了好长的一条队,似乎一直通到一个公园里面。 顺着人流走到里面,看到一个中等大小的广场,几乎挤满了人,广场四周似乎是临时搭建了很多舞台,中间的喷水池正中有座高高的金色的雕像。直到我的视线从广 场中央转到左边,发现一座似曾相识的围着栅栏的建筑物,和它下面两个窄窄的岗亭中站着的穿红色制服戴着厚厚高高有些滑稽的熊皮帽时,才猛然醒悟过来,这就 是白金汉宫。

宫墙上挂着的是英国的国旗,也就是说女王并不在里面,那这里围着这么多人,莫非是在等女王出现?穿着白色制服的女警解答说女王要7点多才会来。而 我在被人群推着绕着广场走了一圈,又把这里所有的艺人表演都看了个遍后,也才三点而已,于是决定先去海德公园走一走。从广场的另一个门出去,是 Green Garden,穿过这个花园就是Hyde Park。在Green Garden的草地上,有一个很大的露天屏幕,里面的节目正在介绍女王的 生平、生活习惯之内的,不时还有插播在其他英国各地举办的庆祝活动实况,学着草地上摊了的一大堆人,我也找了块地方坐下来看‘电视’,发现今天的活动实在 是多,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在传‘圣火’,今天晚上就到最后一站白金汉宫,由女王亲自点燃,我到这时才感觉到今天对英国人来说是个多么盛大的节日,简直就能 赶上中国五十周年国庆了。我听见很多英国人都叫女王“my mother”,实在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啊。看了一个小时左右,脚坐得有些麻了,便起身继续往 海德公园前进。海德公园倒更象一个大花园,不同于Green Garden整齐的林荫大道,这里种满了姹紫嫣红的花和品种繁多的树。这里也在举行一个现场 的Asia Party,不过一直都只是以个印度阿叉在唱,倒是台下的Chinese Food小摊前排起了长队。中午路过时看到的马术表演似乎早已完 毕,可是这里还是行人如织,真有些象中国的那些人头涌涌的旅游胜地了。漫无目的的在Park中散着步,最后还是决定回Green Park去看‘电视‘。 说来自己到英国十个月看电视的时间加起来大概不超过3小时,还真觉自己了得。

下午5点钟左右,天气转凉,只披了两件薄衣的我被风一吹,全身只大哆嗦,刚好播到天气预报,气温竟然只有8度。本来还想7:30在白金汉宫看看女 王本人,可现在冷成这样,再想想白金汉宫那里的人流,以我的个子比老外的高度,别说要看到什么,能不能在8点钟抽身出来回去搭车都是个问题。于是,6点 钟,我决定还是原路通过白金汉宫广场回汽车站好了。途中在公园某处见到5条各有4、50米长的‘人龙‘,转眼一瞧,竟然是在等厕所,真夸张!我才跨入白金 汉广场,就立即被卷入了人流中,人口密度大概是每平方米4人,也就是说完全没有多余的空间,我开始后悔干吗要走这条路,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嘛,可这时根本就 不能往回走,只能以每分钟5米的龟速前进。好多人直接在广场的地板上打起了地铺,所以我们前进的人唯有‘翻山越岭’,从躺、坐在地上的人的手手脚脚肩膀甚 至头上跨过去,心里嘀咕着,从来都不知道英国有这么多人。好不容易穿过了白金汉广场,发现外面还源源不绝的有大批大批的人正在往里面走。。。。。

因为法国使馆给多了我一个多星期的签证,所以我先到售票窗口改回程票的日期,改票要收3英镑,让我心痛不已。取了包走到车站最边边的19号 Gate,7:50,刚好去巴黎的Check in窗口唰的一声就打开了,赶忙冲了上去。本以为要检查很多东西,我也准备了相关的资料,怎知道只是要看看 票和护照上的名字而已,连法国给的签证页都没看,就把护照连同车票回执给回了我,还有一张卡片上面标了个大大的‘A’,说是我要乘坐的大巴的号码。9点 钟,好几部去巴黎的大巴进了站,找到我的A巴士上了车,发现几乎整部车都被一个大概是学生团包了,他们拿的是美国的护照,可是都在说西班牙语,我压根听不 懂这班人叽哩呱啦的在吵些什么。法籍的司机这时开始宣布什么事情,竟然用西班牙语和法语。向司机询问,那司机英语并不灵光,只是一直重复着‘趴丽、趴丽’ (Paris)。两个英国人一听,大惊失色,冲下车去,原来他们要去的是阿姆斯特丹,上错了车。这时学生团的领队也特意走过来问我是不是去‘趴丽’。然后 向司机比了个1的手势,大概是指车上就我一个‘外人’,好在后来临开车有上来一个日本男孩和两个讲英语人,让我不会觉得自己太‘异形’。Euroline 这车大概是法国产的车,因为看到一扇窗上只写了句法文的Issue de emergency。这车比National express的还要更好些,开 起来简直如行云流水,感觉不到什么波动,车里也有洗手间。

晚上11:20,睁开眼,车窗外一片的黑暗中,白色的写着Dover的灯管照得各个标了号的渡口炽亮炽亮的。在渡口前方的哨口还要 check in一次,不过只是一个工作人员上车来查护照,他上来看了车头两三个人的护照后,问你们都是一起的吗?我还没来得及出声,那帮学生就 yes yes的起哄,那检察员也转身立马下了车放行。大巴到了2号渡口前的停车场停着等船,一大帮人都冲下车去吸烟,抽得最凶的都是女生,那瘾大得让我 以为她们在吸毒似的。11:50大巴开上了船,司机又是一通西班牙文后,整车人就轰的一声下了车,从旁边一个小门上楼梯到船上层去了。我苦笑着走过去请司 机用英文说,司机还算热情,告诉我一个半小时后听到广播通知就回到车上来,还叫我记清楚车停在哪个park别上错车。

这船开放的一共有三层,最下面就是停车场,中间整层都是shopping center,卖纪念品和法国的酒,再往上一层是各式快餐,当然,价格 不菲。所以在船上我只光顾了它的厕所。大概所有的人都去购物吃饭去了,所以船二楼的座位厅几乎没有人。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刚坐下,船就一阵晃动缓缓的离开 了Dover港。窗外一片漆黑,只有远处海天交界处有一排橙色的灯在闪烁着,照亮这个显得有些虚无和神秘的黑暗空间。

6月4日凌晨1:30,船身突然一阵剧烈的摇晃,让船舱中的呼噜声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起身张望,发现船已经驶进了法国Calais港。港里十分寂静,没有一个人,只有无数条通向四面八方的高架桥和略显昏暗的路灯。过了港口,一路车行无阻,我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

微信公众号 MANDARINVOYAGES77
微信扫一扫获得更多内容

免费领取法国手机卡

文华旅行社微博



更多精彩线路

138 € TTC

圣米歇尔山、象鼻山、诺曼底海滨温馨周末二日游

detail